精選提要
飄流製作(Diaspora Production)係文化策劃機構,宗旨是跨界連結,資源共享,創造文化。機構在2009年底成立,至2013年5月,策劃項目超過三十個,跨界伙伴達113個個人及團體單位,出席人次有一千八百多人。
精選提要
飄流製作(Diaspora Production)係文化策劃機構,宗旨是跨界連結,資源共享,創造文化。機構在2009年底成立,至2013年5月,策劃項目超過三十個,跨界伙伴達113個個人及團體單位,出席人次有一千八百多人。

有中國社會科學院專家說,簡體字還得再簡化(註1)。

我的文化理論:就是技術不完美的那一點上,才留有記憶。

例如,有人懷念sms,說比whatsapp好,因為要反覆審閱才發信息,其實這正是sms的缺點,因為它無法即時互動。但正因為這個failure,或瑕疵,我們留下了記憶。有人懷念modem的「滋滋」聲,也有人懷念沒有手機要家裡等女友來電的心情。就是沒有注意到,我們記憶之所以能依附,是因為缺憾。技術不會完美的(這裡深藏唯物辯證的真理),它完善了一件事,又會製造另一個毛病出來,但正是毛病,我們的記憶能抓在上面。平滑的表面,站也站不住,只把我們送到終端,是瑕疵提供精神停駐的可能,人類才能生活。

把文字簡化再簡化,表面是科學追求、多快好省,掩飾著是背後的虛無主義。這些人看見文字,看見傳意,卻沒看見文字傳意的唯物論基礎,就是文字的字形/字體本身。其實,當你篤信有東西可以簡化,而又無損意義,你信的剛好不是唯物論,而是精神先存。辯證唯物論的正解是:把物質移除,精神就消失。

我們不是用文字來「包裹」意義傳送,而是文字本身喚起一個「他方」的意義。「蘋果」的意義,不在這個字裡面,而是文字以外的世界,婆婆的蘋果/巫婆的蘋果/小時候吃蘋果/日本蘋果好香......這個記憶群被這個字喚起了。因此,「蘋果」和「林檎」(りんご,日文的蘋果)是喚起不同的記憶,即使指向同一件生果。如此,字形在研究所的改動,等於基因工程,是無視傳統的尊嚴,有如基因學被批評無視生命尊嚴。

中共語言學有一種科學主義包裝,例如奇怪的用語「開幕式」、「打造平台」,又例如其英語硬譯(與廣告上的詩情泛濫成對比)。這一切反映背後的文化記憶空白,或者更加是害怕記憶,故意迴避歷史傳承。

註1:
http://udn.com/news/story/7332/714127-專家倡簡體字再簡化%20「成日文了」

原文刊於飄流製作Facebook

Share On
Dislike
0

發表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