蔡國淦醫生

香港大學家庭醫學榮譽助理教授,愛好寫作,熱衷教學。不甘心只做醫學美容,要走進社區,看盡人生百態!

2014年12月18日,立法會通過僱傭修訂條例草案,給予港男士三天侍產假。作表決之前,政府代表,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在發言時擺下官威,稱若然把修正案(即原本三天增加至七天侍產假)通過,政府便會撤回草案。代表飲食界的功能組別議員張宇人當然一如以往的反對,這是預計之內;代表工人權益的立法會議員(勞聯及工聯會),竟然對修正案不行使投票權,以致修正案無法通過,最終香港男士只能享有法定3天侍產假及八成薪金。

或許有人會說,由無到有,是社會一大進步,不應處處挑剔,應該袋住先。所以,我嘗試多角度分析,探討產假(Maternity leave)及侍產假(Paternity leave)的問題。

香港女性懷孕到生產期間可獲法定10星期的產假,懷孕僱員可在與僱主商討下,以生產前2至4星期到後6至8星期為其法庭給予的假期(共10星期)。在亞洲來說,香港懷孕女性確實比中東國家、菲律濱、馬來西亞及台灣等較為幸福,新畿內亞甚至不設婦女產假,但對比南韓、澳洲、新西蘭、日本、星加坡、伊朗、印度、甚至祖國,我們香港的在職母親相對較「蝕底」。

對比歐洲國家,她們普遍享有4個月或以上的法定產假;北歐國家更享有高達一年或以上的產假。至於美洲和非洲國家的婦女(不包括美國),大部分亦享有12至16星期的產假。至於美國,出奇地是沒有國家法律規定必須給予有薪產假,只有某些省份有自己的地方法例給予孕婦有薪產假,所以香港某些反對侍產假的議員便拿著這點,「去說明連美國這些民主國家也沒有法定侍產假」。

至於男士侍產假,則不是大部分國家也有。大部分歐洲國家很早已經設有3天至數星期的有薪侍產假,美洲亦一般有不多於一星期的有薪侍產假(加拿大則有較多)。亞洲國家則不多設有男士侍產假,或者是無薪的,所以有人說香港並不落後於其他亞洲地方,這句倒是事實。

我想說的是,如果綜合男性和女性的法定賦予假期,香港作為世界城市其實相對落後。還有不要忘記,香港的平均工時是世界上數一數二最長,超時工作最沒有保障,在公司盈利為最大目的的情況下,就唯有損害打工仔的利益了。

不從經濟學角度看,懷孕婦女在生產前後,其實很需要父親在旁支持,婦女生產完,並不是把事情終結,而是另一個漫長階段的開始,照顧嬰孩,做家務,適應新的改變,其實並不容易。在開首的數天,如果能夠得到父親的協助和支持,我相信對家庭的和諧是十分正面的。我大膽說,父親其實也不會願意長時間逗留於家中,但頭幾天能幫忙對家庭壓力的紓緩是十分重要的。

所以我針對的,並不是侍產假日數的多寡,而是這班人的語氣和嘴臉。他們像把假期施捨給你,你要求多多就威脅連一日也不給你;商界不喜歡是人之常情,但也不用以「一生仔大晒」發晦氣吧!最痛心的是疑似站在工人那一邊的組織(工聯會和勞聯),竟然不為自己的會員爭取最好的權益,實在可恥!政府及議會的PK何其多,現在到了不分正副全力出擊愚辱市民,難怪那麼多人反對政府了!

Share On
Dislike
0
蔡國淦     侍產假

發表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