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華棋

在美國某大學修讀完經濟學回港,穿梭於各大時裝雜誌網站擔任編輯。喜歡「老點」人買,亦喜歡寫,最喜歡狗。著作【七宗罪】。

精選提要
在美國某大學修讀完經濟學回港,穿梭於各大時裝雜誌網站擔任編輯。喜歡「老點」人買,亦喜歡寫,最喜歡狗噏。著作【七宗罪】。
精選提要
在美國某大學修讀完經濟學回港,穿梭於各大時裝雜誌網站擔任編輯。喜歡「老點」人買,亦喜歡寫,最喜歡狗噏。著作【七宗罪】。

只不過是一個多小時,我倆又再次回到這間 7仔。人是犯賤的,明知一包大號不夠喝,但也不會買兩包,寧願「貪油平」再駛回頭,無聊人就是做無聊事。從雪櫃打算再 encore一盒大號「維媽奶」時,竟然看見售罄了,剛才明明還有數盒的。於是我走上 counter,可是一個人也沒有。國材正在外面吸煙,我再看清楚店內,真的一個人也沒有,連店員仍未見縱影,那到底他去了哪呢?我不停在 7仔內踱步,每一行也看清,確實找不到店務員,難道他上了廁所?不過夜闌人靜,只剩下一個店員,去廁所不怕被人偷東西嗎?事實上,7仔內有廁所嗎,要解決時又要等適當時侯嗎?那怎樣才為之適當呢?

 

行呀行,再走到雪櫃前,看到其中一格比其他的退得後,遠處看更似有人影在晃動。行近些,原來只是店員在上架,好像平日沒有見過,還是我只是沒為意身邊的一切?我打開雪櫃,拿了一包暖暖的大號,再跟店員示意要付錢。

 

「唔好意思,啱啱入緊啲新貨,成日被人投訴無晒啲維他奶。」名牌刻上Kelvin的店員邊喘氣邊說。

 

我:「唔緊要,今晚得你一個?」

 

Kelvin:「唔係呀,同事行開咗嗟。」

 

我:「都辛苦噃,三更半夜仲要擔擔抬抬。」

 

Kelvin:「無計啦,唔使做呀,$8.2,八達通定現金?」

 

我:「八達通啦。」

 

隨着「doot」一聲,我很自然地說了一句:「唔該晒,加油呀。」

 

我覺得自己很傻,其實有甚麼值得加油,這個世界為兩餐奔波的人比比皆是,只是我比較幸運,不用為五斗米折腰,又何來會明白他們的心情?從來,我每天吃的、用的、着的也手到拿來,突然深夜看到一位店員在默默耕耘,想到即使只是架上的一包奶也經過無數工序、搬運多次才上到架,但背後的工夫又會有人give a shit嗎?

 

「買包奶搞咁耐嘅?」原來國材已完成了他的香煙。

 

我:「係呀,個收銀入咗雪櫃後面上架,其實做呢啲工都幾灰,個個瞓緊你就返工,人哋返工你就瞓覺,人工又低,又辛苦。」

 

國材:「你識㗎咩?知就唔好成人講乜撚嘢做人無意思啦。不過唔係嘅,你睇吓海報呢條友,做個東涌分店主管,可能搵皮零嘢,但佢發掘到自己嘅存在價值同滿足感喎。人叫阿Ken,你又叫阿Ken,你揸波子都話要死,人哋搭開巴士、地鐵反而笑得咁開心。你成日話俾老豆屌,佢除咗想你出人頭地之外,其實都係想你捱得苦、可以自力更生嗟。不如我大膽suggest吓,你去7仔返一陣工,show俾你老豆睇你唔係少爺仔,同埋你都可以唔使佢錢嘅。你有司機、油卡,屋企又有飯食,平時都無乜錢使,淨係鍾意飲維他奶,又唔介意食平嘢,最低工資都未別唔夠使喎,考慮吓呀!」

 

「吓……」我一時不懂得反應,但國材的提議又好像言之有物。

Share On
Dislike
0

發表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