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華棋

在美國某大學修讀完經濟學回港,穿梭於各大時裝雜誌網站擔任編輯。喜歡「老點」人買,亦喜歡寫,最喜歡狗。著作【七宗罪】。

精選提要
在美國某大學修讀完經濟學回港,穿梭於各大時裝雜誌網站擔任編輯。喜歡「老點」人買,亦喜歡寫,最喜歡狗噏。著作【七宗罪】。
精選提要
在美國某大學修讀完經濟學回港,穿梭於各大時裝雜誌網站擔任編輯。喜歡「老點」人買,亦喜歡寫,最喜歡狗噏。著作【七宗罪】。

公司內,我倆也盡量低調,縱使大部份人也知道我們是一對的。話說有一天,我們也須要OT,在公司差不多直至3am,於是我Whatsapp了Nancy。

 

KenLun:「ready to leave yet?」

 

Nancy <3:「未呀」

 

KenLun:「I'm itchy」

 

Nancy <3:「你傷風?」

 

KenLun:「No,my magic dragon…」

 

Nancy <3:「-3-」

 

KenLun:「Executive room meet?」

 

Nancy <3:「Ok……」

 

看清楚附近沒有人後,我倆開始在executive room開炮,這是我一直以來的夢想。人為甚麼想在中環的高樓大廈工作,絕不是為了那份高薪厚職,而是為了可以在落地玻璃前看着中環夜景跟女伴來個狗仔式。今天,我終於在死前完成bucket list*上其中一項要事。

 

「殊……唔好嗌得咁大聲,仲有啲人未收工。」我用平時在戲院內說話的聲調跟Nancy說。

 

「啊……啊……」她的小蠻腰配大騎樓俯瞰着香港夜景也不禁叫起來。

 

原來executive就是這種感覺,這一刻是我一輩子最接近成功的時侯,二十六樓的景色確實得來不易。突然間,我聽到門口有聲音,轉身一看,隱約見到一個身影跑走。這一刻,我肯定很多人會立刻穿回衣服,然後離開案發現場,不過我在幾秒間很冷靜地分析:若果有人看到的話,那人一定不敢回來,而再有人經過的機會也不高,所以我決定要完成任務才離開。

 

「做乜事?有人呀?」Nancy緊張地問。

 

「無……無呀,我差唔多啦,啊……」說罷繼續抽插。

 

完事後我叫Nancy速回她座位,然後我先行回家。離開前我查看了公司還剩餘哪幾個人,完事後刻意不打卡便離開了。在的士內,我不斷想辦法,已沒有時間去猜或分析看到我們的是誰,以及他/她到底看到甚麼。

 

翌日,回到公司,我遞上辭職信,刻意將這消息,告訴了幾位不在場的大口怪。只需一個下午,差不多全公司也知道我遞信的消息;最重要是大家也不surprised,全因他們認為我在公司,除了溝到Nancy外,也沒甚麼作為或貢獻,離職也是遲早之事。根本我就不喜歡這份工,而這件事終於給了我一個完美藉口去辭工。數天後,我告訴公司內唯一一個朋友Alvin,那晚我看到有人在executive room鬼混,並懷疑是Lisa(只因她也在公司,和樣子有點淫邪),再叮囑他千萬不要告訴任何人,免得有人懷疑我想搞事。

 

我太清楚Alvin性格,我知他一定會將這件事四散出去。結果,我沒有看錯Alvin,他真的將這件事弄大了,連Big Four*其餘三間firm也聽聞過這件事,高層更抓了Alvin和Lisa問話,Alvin被說成傳謠者之餘,更有人一口咬定他就是案中男主角,甚至有傳聞說所有人的Lotus Note* chat history也被調查。老實說,我沒想過事情會去到這個地步,相信在Big Four工作的人也可能略有所聞。最瘋狂的是上個月review,Alvin及Lisa也升不到職,真想在這說聲對不起。至今,我仍不肯定有幾多人知道當晚的主角是我。

 

在我而言,我在PWC的兩個多月已得到了我最想要的東西,非CPA,而是那晚在夜景前的難望一射。為了避免Nancy憂心,我決定騙她一段日子;直到兩個月前,事情丟淡了,才告訴她整件事的來龍去脈,她當然擔心加生氣。至於爸固然更生氣,我亦不敢告訴他事情的真正版本,只解釋是不喜歡這份工,所以早走早着。這件事也令我明白到世間上真的沒有事能勉強的。

 

對,若果我見得成這份工,不知道Nancy反應如何呢?

 

*Bucket list:外國人會稱這為一張一定要(或者最好)在死前完成的清單。

*Big Four:四大會計師事務所。

*Lotus Note:公司內部通訊軟件。

Share On
Dislike
0

發表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