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華棋

在美國某大學修讀完經濟學回港,穿梭於各大時裝雜誌網站擔任編輯。喜歡「老點」人買,亦喜歡寫,最喜歡狗。著作【七宗罪】。

精選提要
在美國某大學修讀完經濟學回港,穿梭於各大時裝雜誌網站擔任編輯。喜歡「老點」人買,亦喜歡寫,最喜歡狗噏。著作【七宗罪】。
精選提要
在美國某大學修讀完經濟學回港,穿梭於各大時裝雜誌網站擔任編輯。喜歡「老點」人買,亦喜歡寫,最喜歡狗噏。著作【七宗罪】。

起床後,第一件事就是看看昨晚拍下的海報照,上面寫着:

 

「有意者請帶同學歷及工作證明親臨以下地點面試:

 

日期:逢星期一至五(公眾假期除外)

 

時間:09:00 – 17:30

 

地址:荔枝角長順街7號西頓中心8樓」

 

由於我仍處於失業狀態,所以爸媽會要求我每天10am起床,因為他們認為既然沒有工作,更應該養成早睡早起的習慣,這樣才不會懶壞身子,到真正工作時也不會適應不來。無論這個理論是否合理,為免被屌,我也只好盡量每天遵守。所以當我準備好所有文件出門口時,時間還未到11am。

 

我家有兩個司機,一個是公司司機阿德,每天10am就會載爸上班;另一位司機叫Raymond,專門服侍我和媽,他11am才上班。等Raymond到達時,我站在衣櫃前沉思着應穿甚麼衫見這份工,正常的辦公室工作是穿西裝的,但穿西裝去7仔見工就好像穿背心、短褲、人字拖去送殯一樣,我也搞不清不尊重的究竟是自己還是對方。最後,我決定穿上一件Uniqlo的polo-shirt,始終polo-shirt比恤衫casual,但比T-shirt見得人,加上一條深色 Acne牛仔褲和一對Kenzo x Vans,這一刻鏡中的我有點似銅鑼灣一帶常碰到的潮童。

 

趁Raymond還未到時,先介紹一下他。他的故事不比爸的遜色,他來自一個大家族,父親是廖氏新界地王,自少已去了英國讀書,由初中讀到大學,連第一個女朋友也是洋妞,每次回英國也拿着幾疊幾疊的銀紙。當年他在英國考到了車牌,17歲時拿着英國車牌回港,架着豐田Celica在東區走廊飛馳,被警察嘗試截停,他竟然加速試圖擺脫警察,最後被抓到時須要上庭。結果他還是打甩了,成為香港史上首位,亦好像是唯一一位,無牌駕駛而無須定罪的人。後來,他因長時間在唐人街打牌,走堂多過食糊,最後未完成大學便回港生活。

 

回港後,聽聞他家道中落,結果要出來幹活。做過好幾份工後,他最終找到了屈臣氏司機一職,服侍的是一位外國人高層,見工前要背好全香港所有屈臣氏的地址,他說被挑的原因可能跟他的英文底子有關。做了幾年後,公司為他租了太古廣場的一間service apartment,在公司也有屬於自己的房間,工作不限於駕車,還會替他老闆入數、交稅、做一些檯底交易等等。高峰時期,他聲稱是全港收入最高的頭四名司機之一,老闆更送了一架Benz給他,條件是絕不能賣;他更將所有積蓄買了數個海怡半島單位的樓花,可惜後來負資產,繼而冚包散。

 

幾年後,由於合約說明若言司機所屬的上司離開公司的話,員工也必須辭去其工職,所以鬼佬的離開也象徵着Raymond也要走。做過幾個不同的家庭及公司司機後,輾轉間來到我家打工,熱愛在竹館打牌的他,起初住香港仔劏房,月入一萬多,閒時亦會懷緬一下過去風光的日子。爸看見他如此倒霉,於是安置了他於我們柴灣的一個居屋單位,只收他之前付劏房的價錢,$4,500,可惜他九個月不交租。每當我追問爸為甚麼不在他的糧扣錢時,他答:「我做人好有原則嘅,咁做唔好睇,佢應該要有自發性。」從這件事更可見爸的性格。看着Raymond,他提醒了我有錢也不是永恆的,尤其是當有錢的不是你自己,我更加明白爸不讓我回公司工作的原因,他想我在出面闖,最好擁有自己的一番事業。始終在二十一世紀這個數碼年代,生日卡也遲早會被淘汰。「做人最緊要是有一技之長」,這是爸常掛在口邊的一句說話,Raymond也至少能駕車有一份收入,那我懂甚麼呢,難道我也該做司機?

 

「Raymond,樓下等。」手錶踏正11am。

Share On
Dislike
0

發表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