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華棋

在美國某大學修讀完經濟學回港,穿梭於各大時裝雜誌網站擔任編輯。喜歡「老點」人買,亦喜歡寫,最喜歡狗。著作【七宗罪】。

精選提要
在美國某大學修讀完經濟學回港,穿梭於各大時裝雜誌網站擔任編輯。喜歡「老點」人買,亦喜歡寫,最喜歡狗。著作【七宗罪】。
精選提要
在美國某大學修讀完經濟學回港,穿梭於各大時裝雜誌網站擔任編輯。喜歡「老點」人買,亦喜歡寫,最喜歡狗。著作【七宗罪】。

撻車後,明顯跟平日有點不同,車子異常地靜,明明平日會發出全街也望着你的「噓嘘聲」,但今日卻好像Lexus般,撻了車也不為意。當我打算轉波之際,波箱竟然被lock死了。仆街!車子原來撻唔着,試過幾次還不行後,我立刻打電話給國材。


我:「仆街啦呢鑊!我阿爸阿媽實屌撚死我!」

國材:「做乜勁?」

我:「吓,咩叫做乜勁?」

國材:「做乜鳩囉即係,有嘢就噴啦。」

我:「我架Cayman撻唔着呀,我阿爸阿媽實話我整壞啦,你知全屋所有嘢大家有份用或者無份用,一壞咗實入我數啦,仲要我琴日真係揸過,呢鑊緬甸聖水洗都唔清啦。」

國材:「定啲嚟師兄,係咪無晒油咋?」

我:「無可能,我早兩日先入過。」

國材:「係咪無熄燈呀?」

我:「熄燈?等陣先……屌!係喎,咁係咪即係無電,夜晚仲有無電池買?」

國材:「阿撚,都唔怪得你老豆老母成日diuch*你嘅,醒少少就唔使俾人屌。無電唔使買新電嘅,嗌個的士佬嚟『過江龍』就搞檸掂㗎啦。」

我:「『過江龍』?乜嚟㗎,洪金寶之前拍嗰套荷里活劇,定叫隻雞舐你屎忽窿嗰啲?」

國材:「屌你老味,嗰啲叫『毒龍鑽』!你等我電話啦,我call架的士過嚟。」

等待國材時,我坐在車廂中打開了右邊門,伸了兩隻腳出去,點起一根香煙,我發覺其實平時被老豆屌我大意是無屌錯的,我連燈也不記得熄,好在他們還未發現。再者,「過江龍」也未聽過,讓他們知道的話又會罵我「無common sense」、「平時又唔睇報紙」之類的說話。有時我也不明common sense應該怎樣定義,到底有甚麼是一出世不用人教就懂,「毒龍鑽」肯定不是,那「過江龍」又是否呢,不是洪金寶,難道跟李小龍套《猛龍過江》有關?無理由,套戲跟車無關的,總之這一刻我腦海一片混亂。

四十分鐘後,國材打來,叫我替的士開閘。的士到了停車場三樓,泊了在Cayman隔籬,接着打開車頭蓋,司機和國材先後下車,司機再打開車尾箱取出一些工具,國材大叫:「仲望?快啲打開車頭蓋啦!」於是我開了車頭箱,然後真心問「做咩?你要擺嘢入嚟咩?」由於差不多所有波子也是中置引擎,所以車頭是吉的,簡單來說,波子車尾箱是在前面的。「屌!你車頭無料到嘅,啲引擎喺邊㗎?」國材開始不耐煩。「唔知呀,從來都唔會用到,點會知呢啲嘢。」此時,的士大哥拿着兩條電線物體行過來:「行開少少唔該兩位哥哥仔。嗱,見唔見到呢度有個鐵牌,有個加減字樣,打開就係,我一年都唔知幫幾多你哋呢啲有錢人家做呢啲嘢,乜車我都熟晒,你哋揾個上車撻車啦。」

國材坐上司機位,準備撻車,的士佬做同樣動作,兩邊車頭蓋打開了,用鉗和電線接連着,原來過江龍是透過一架車給油時所輸出的電流,來啟動另一輛死火車。未幾,Cayman翻生了,的士佬收了$200便離開了。

「『過江龍』又未聽過,車頭又唔識開,你真係BP。」國材搖頭嘆息。

「BP又係乜?」 我問。

「大袋,big pocket呀,你囉!去老地方啦,呢度焗到我個袋濕鳩晒。」國材已感煩厭。
 

*diuch:屌柒,由「diu」和「chat」組成,是將中文字轉為英文拼音再縮短的讀法。

Share On
Dislike
0

發表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