蔣薇

當你滿口從前時,你便老了

精選提要
網絡寫手,當你滿口從前時,你便老了
著作:
《那天,我出席了一個葬禮》已經出版
《南極失落的古文明》快將出版
連載中:
頭條日報《港式戀人》逢周一
Roadshow.hk《同學會重遇的那個人》連周五
Cosmopolitan Blog
小說《6X89》
小說《重新長大》
精選提要
網絡寫手,當你滿口從前時,你便老了
著作:
《那天,我出席了一個葬禮》已經出版
《南極失落的古文明》快將出版
連載中:
頭條日報《港式戀人》逢周一
Roadshow.hk《同學會重遇的那個人》連周五
Cosmopolitan Blog
小說《6X89》
小說《重新長大》

踏入秋季,偶爾的一陣熱浪,也會讓人想去抓住夏天的尾巴,一年四季循環不息,錯過了夏天,終究還是會回來的,但錯過了青春?一去不復反。炎夏的時候你抱怨天氣太熱,時間太多,當那一道秋風送上秋天的味道時,你像是驚醒過來,拚命去抓住青春的尾巴。

葉晉第一次去夜店,是位於會展旁的Tribeca,知道的相信也是有點閱歷的,不知道何時我們開始說當年,或者這是成年人的通病,在說當年的時候,可以回味自己的光輝歲月。

那年他才二十歲,二十歲在夜場不算年輕,有些不知從何偷進來的十五十六歲小朋友才是年輕,但比上不足,比下有餘,身邊的總是哥哥姐姐。就像看香港小姐一樣,姐姐慢慢變成妹妹,看著四周,你會發現這地方不再屬於你,你再不年輕,也概嘆搞不懂年輕人在想什麼。

付上百元的入場費,進去喝上比外面貴十倍的啤酒,聽著震耳欲聾的音樂,隨著強勁節拍的搖擺,這就是青春?

葉晉有點不自在,喜愛夜蒲他有看過,看完之後更是不解,這是糜爛還是燦爛?

如果這才是青春?自己好像沒有青春過。

青春的偶像劇中,主角總有不平凡的際遇,那些愛情、那些友情、那些戲劇性、那些刻骨銘心,全都沒有,到底青春劇是演繹青春,還是扭曲青春?要是大多數人嘗過的才算正常,那麼拍電視的全都是騙子,無奈我們都相信騙子,因為騙子懂得我們內心深處的想法,我們想的不是平凡,不是跟身處的人相同,作為一個人,我們擁有不同的名字,我們不同,想跟別人不同,不,不是不同,而是比你過得更精彩,你嘗過的,我知道;我懂的,你羨慕。

夜店中已經擠滿了人,舞池之中夾雜了不同的人,你不會知道他們是哪裡來的,來做什麼,但你卻可以跟一班陌生人瘋上一晚。

有人盡情的沉浸在歡愉之中,亦有不少人踏在遠處觀望舞池的景況。

葉晉明顯是後者,叫了一支啤酒後,他們一班人乾杯拍照,然後各自的走出去舞台,被黑壓壓的人群淹沒。

在人群四散後,高桌就只有葉晉和小蔓。

小蔓的身體其實已經隨節拍而擺動,明顯她急不及待的想到外面玩,只是礙著葉晉是她邀請的,沒理由現在把他丟在一邊自己去玩,但最好的方法便是拉著葉晉一起出去,反正葉晉外型上還算討好。

「出去跳舞啊!」小蔓哄到葉晉的耳邊說。

「什麼?」被現場音樂震得發麻的他一時間聽不清楚。

「跳!舞!啊!」小蔓一邊說一邊指著舞台那邊。

葉晉只是苦笑說:「我不懂啊……在這裡等你們就好了。」

的確葉晉對跳舞完全不在行,更不明白在一群人之中搖啊搖有什麼好玩,小蔓叫了幾次葉晉也沒什麼反應,也沒再跟他浪費時間,自己朝舞池走。

在小蔓走開了之後,葉晉都在觀察四周的人,舞台的四周都有不少人,跟葉晉一樣觀望的有不少,他們可能在等,等待一個藉口讓自己走出去,其實進來已是一個最好的理由,在夜店不跳舞,難道來聽音樂?但聽音樂的人也實在不少,他們站在外圍看著人群,帶點好奇、羨慕、迷惘、不安。

三步之差,像圍住鐵網一樣,將兩班人分開,可是這三步之遙卻讓他們止步。

對自己最大的限制,永遠都是自己,那個不肯踏出三步的,是你自己,有時候我們想得太多,面子、後果、取捨、身份數之不盡的原因。

一念,讓多少人留得遺憾,有些人因做了而遺憾終生,更多人是放棄了而抱憾一世。

往事有多少遺憾,將來有多少可能,影響著你做決定,可是,你想懷念往昔、害怕將來之際,有想過現在嗎?

現在,就只有現在,或者就因為只有這一剎那才稱得上現在,所以不及看起來很宏大的將來,不及想起來很難忘的從前。

請記得,沒有現在,就沒有往昔和未來。

葉晉笑了,想通卻未必做到,即使到了那一撕即破的泡沫前,也是一道心理屏障。泡沫後,是青春的尾班車,這車的風景如何?聽,多的是,再不印證便要離開。

他知道自己能夠安安分分的做人,社會中人人都避免行差踏錯,我們喜歡制定規則,特別是亞洲人,幾千年前就有一個叫孔子的人給大家扣上迦鎖,我們要做什麼什麼,我們不能做什麼什麼,跟西方不同,西方人的道德只是在人與人的相處中,我不會傷害你,你也不要傷害我,但東方更重視的是自身,我們一直都給自身壓力,即使那是個人的事,也需要向世人交代。

最明顯的例子便是豔照事件,阿嬌要哭聲力竭的在記者會上交代事情,並補上一句自己很傻很天真;相反荷里活明星珍妮花羅倫絲卻一臉不爽的丟下一句:干你屁事,一副姐姐幹什麼也不用你管的樣子。

想深一層,那私人事,干你屁事?

正當葉晉猶豫之際,迎面來了一個女生,是小蔓的妹妹小蓁。

「我姐姐呢?」小蓁問道,臉色有點不友善。

葉晉在心裡也有點不解,為什麼這女生對自己的態度這樣,是不是在什麼地方得罪過她?但小蓁的樣子不是普通大眾臉,也算是蠻漂亮,冷峻臉蛋肯定讓人過目不忘。

被她這樣一問,葉晉指了一下舞池說:「跳舞去了。」

「哦。」小蓁應了一聲後走開了,順便瞪了葉晉一眼。

這一眼也讓葉晉生氣了,他實在想不到哪裡得罪了這位大小姐,剛剛小蔓也回來,葉晉忍不住問:「喂,為什麼你妹妹對我這樣不友善……好像我欠了她似的……」

小蔓聽了葉晉說跟小蓁的事後,像明白了什麼似的道:「她最近心情都不太好,因為她明天早上就要回香港了。」

「回香港有什麼大不了,心情要差成這樣?」葉晉還是不明白,她回香港又關自己什麼事。

「因為她男朋友啊,在香港一直的叫她回去,她來這裡才半年多,但她男朋友不放心分隔兩地,一直在催催催,她終於受不了,被召回去了。至於你吧……我也不知道。」小蔓拉著葉晉在一旁的說。

當災的葉晉只好埋怨人馬座和處女座不咬弦吧……

說罷小蔓又要出去,葉晉在旁喝了兩杯,在酒精之下也開始放膽,跟著小蔓出去舞池跳舞。

原文載於蔣薇面書

Share On
Dislike
1

發表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