蔡國淦醫生

香港大學家庭醫學榮譽助理教授,愛好寫作,熱衷教學。不甘心只做醫學美容,要走進社區,看盡人生百態!

人活在世上,少不免承受痛苦。大大小小的痛楚,每個人總會經歷過。吃得苦中苦,方為人上人,殺不了你的會使你更加強壯。所以婦女生產完後,都會更加堅強,就是這個道理。
 

醫學上,每一個痛楚的出現,都是一個重要訊息。它可能是告訴你過份操勞,可能是告訴你身體有某處地方出現問題,亦可能是保護您避免危險的發生。所以跟病人的角度相反,醫生視痛楚為解決潛在問題的好助手。至於如何詮釋每種痛症,便需要靠醫生的專業診斷了。
 

如果不會感到痛楚,你會覺得快樂嗎?你能夠想像得到沒有痛楚的人生會是怎樣嗎?
 

十五年前,一名可愛的女嬰 Gabby 於美國出生,可是她跟一般嬰孩不一樣,她似乎對痛楚沒有感覺。她可以幾乎咬斷自己的手指而不自知;她掉下來或碰到硬物,即使頭破血流亦不會有反應;她把舌頭咬傷流血也不知道;她甚至可以弄傷了眼仍像沒有一回事。
 

父母因此多年來四出尋覓良醫,可惜未能得到答案。在絕望之際,Dr F Axelrod給了 Gabby父母一個解釋:Gabby 患了一種非常罕見的疾病 - 遺傳性感覺及自律神經病變 (Hereditary Sensory Autonomic Neuropathy,HSAN)。可是,這個病並沒有根治的方法。因為這個病,Gabby 弄傷了自己無數次,由於她會咬爛自己的舌頭,醫生需要拔掉所有的牙齒;由於沒有痛楚的制約,她不自知的弄破了自己的左眼,需要整只眼睛移除;由於她不能感覺溫度,亦容易受燙傷。現在,她左邊配了義眼,每天必須帶著保護性眼罩,她亦配了假牙,因為之前要防止她咬斷舌頭。
 

Gabby 要過著正常的生活,一點也不容易。父母盡可能「全天候」保護她,防止意外發生,這卻令家姐備受冷落,家庭關係開始緊張。經過一段漫長的適應期,家人開始明白及了解更多關於這個病,Gabby 亦好似意識到自己異於常人,需要經常自我警惕,情況慢慢好轉過來。現在Gabby 已經入讀初中,跟其他同伴一樣有正常的學校生活,同學的接納和支持令 Gabby 重拾自信。
 

有時候,痛楚也是一種「恩賜」,失去痛楚,其實是很痛苦的。

Share On
Dislike
0
蔡國淦     

發表評論